寒塘渡鹤影

笔随心走。
瓶颈期。






杂食杂圈,慎关。
文风经常突变,正在努力寻找自己的风格。
道系,爱看看不看滚别打扰老子飞升。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包括站内。

记两个梗。

P1-P2,背负诅咒的人鱼哈×沉于海底的冤魂德拉科

P3-P5,被称作疯子的花园守护者哈×误入花园的小少爷德拉科

寒假写

其实关于前几天那辆机甲小破车我本来是打算就卡在最后了,星际机甲au嘛肯定会有点波折。但是很多小伙伴都希望看到下文,我就有点苦手。因为我本人其实对机甲不是特别热衷,唯一看过的带机甲的作品只有鲁鲁修,而且还是跳着看的,光顾着舔颜了,所以如果续写的话不可避免会有很多bug……。


然后剧情方面的话,说实话还没想好…。斯莱特林小队我是设定有五个人,队长德拉科和队员高尔,克拉布,布雷斯和潘西。结尾整个小队都失联了,那么戏份就不只有德哈,还有其他几个人的。估计大背景就会变成太空巡航,通讯失效,异形,恐慌,生存,而哈利这边肯定会出去寻找德拉科一行人,估计还会卷入各种阴谋和政变中。因为我想深究下去的话,斯莱特林小队不会无缘无故失联,可能就与各种势力的明争暗斗挂钩了。所以如果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肯定是个大长篇……然而我自己的笔力不足以支撑我写完这么庞大的故事,我现在只能写写小年轻谈谈恋爱闹闹别扭的小言文(。)加上时间原因,我又还有一堆脑洞没写出来所以……


有时间的话应该会把它补完的吧…


【德哈】如何杀死一朵玫瑰 01

· 简介:尽管所有人都告诉德拉科,你们的关系是扭曲的,他也无所顾忌,甘之如饴。

· 预警:狗血,双黑,py,白月光。本文德哈双双黑化,可能引起不适,感到不适者请及时退出,拒绝辱骂作者,拒绝捆绑三观。

· 人物属于罗琳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867108

————

刚刚被屏了,重发一次,我不该挑战老福特(。)

【德哈】Crazy (pwp)

· 关键词:束缚,半强迫,视觉障碍,看镜子

· 机甲au,我流小破车

· 开车还管什么ooc

————

https://www.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845988

————

凹三真的好麻烦折腾了一下午,2000+纯车且看且珍惜,希望能掉落评论!

链接在评论

放一个试阅,假装我正在努力填坑。


————


  “我真是受够了,德拉科。”


  哈利站在一片狼藉中,脚边散落凌乱的玻璃碎片,它们反射着微弱的光,像一滴又一滴破碎的眼泪。管子里爆出的水把他的鞋子浸得湿透,袜子黏糊糊贴在脚踝上,他的袍子撕裂成碎片,眼镜已经不知道被打飞到哪个角落,身上沾了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德拉科的。


  德拉科站在他身前,形象也好不到哪去。向来梳得一丝不苟的浅金色头发乱成一团,脸上沾满泥土和血液,他的魔杖指着哈利的眉心,喉间被对方的冬青木顶出一个不浅的痕迹。他狼狈地喘着气,眉毛皱成一团,浅灰瞳孔中映入哈利同样愤怒的脸。


  “说得好,疤头,我也受够你了。”德拉科的声音带着冰渣,他已经很久没喊过“疤头”了,自从五年前与哈利完婚以后。如果他敢这么叫他,那么婚后明显被宠坏的救世主会马上让他好看——在深夜的床上。


  真好,这称呼还能如此顺口地说出来。德拉科简直要在心里为自己鼓个掌。


  哈利对上德拉科的视线,祖母绿的眸子里情绪晦暗不明。


  见鬼,他光是露出这种受伤的表情我就要忍不住上去亲吻他了。德拉科悄悄翻了个白眼——实际上哈利看得很清楚——下一秒他看见哈利先放下了魔杖,他露出来的那一节手臂因为这个动作绷紧了,青筋浮上来,在苍白的皮肤上像一脉刺青。


  然后他听见哈利说:“德拉科,我后悔了。”


  “我后悔和你结婚。”


  救世主总有办法通过最简单的方式让他崩溃,德拉科想,初见时是这样,六年级那次是这样,就连现在他逼疯德拉科的本事还是一如既往地娴熟。


  德拉科放下魔杖,轻飘飘的动作宛若蝴蝶的陨落。无数个词汇在他喉头滚动,触碰到齿关又收了回去,他悲哀地发现如果哈利真的想和他离婚,他该死的一个挽留的词都说不出口。


  他没有资格。


————




这个故事很久以前就想好了,但是最近瓶颈严重,打了很多字都没达到预期的效果只能删掉,如果能改变这种现状的话,估计年前应该能把全文放上来,大概吧(。)


突然想写一篇集万千狗血于一身的德哈abo,yyq,奉子成婚,先婚后爱,白月光与红玫瑰,错过,误会,假戏真做,爱上你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你……


企图用狗血的梗写出不ooc的他们(做梦


真的就很喜欢各种狗血的梗了,叹气


【德哈】黑天鹅 全文

· 简介:不正经的天鹅湖童话au

·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

  “亲爱的哈利,如果你再得不到王子的爱,你就会永远变成一只天鹅了。”

  夜晚,哈利刚从一只天鹅变回人形,他的脖子上甚至还留有几根雪白的羽毛——“阿嚏——”他大声打了个喷嚏,随后再自然不过地用手揩了揩鼻子。

  “天呐——那我是不是要永远对着自己打喷嚏?”

  哈利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仙女教母赫敏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真正的公主是不会直接用手擦鼻涕的。”

  “当然,所以很明显,我是一位王子。”哈利满不在乎。

  “哦得了吧哈利,布雷斯王子是不会喜欢一个邋里邋遢的伴侣的,所以你得好好想想怎么改正自己这些不良习惯。”赫敏很没有仙女教母形象地对他翻了个白眼。

  “见鬼——我是说,上帝啊,教母你肯定没见过扎比尼衣衫不整地从有四五个姑娘的房里出来的场景,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我可不想嫁给他!”

  “可是哈利,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接下来三天内他还没有爱上你,你就完了。”赫敏看着他痛心疾首。

  ……

  让我们回到十八年前,波特王国的王后生下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有着国王一样乌黑如锦缎的头发和王后一样迷人的祖母绿色的眼睛,他笑起来连日月星辰都为之逊色,国王和王后为他取名叫“哈利·波特”。

  然而,在小王子成年那天,邪恶的巫师里德尔因为嫉妒小王子的美貌,用一个恶毒的诅咒把小王子变成一只天鹅,只有夜晚才能变回人形,并且宣布如果两个月后,还没有一位真正的王子爱上并迎娶他,他就会永远变成天鹅。

  悲惨的是,我们的哈利王子对鹅毛过敏,所以,我们可以在白天看到一只一直打着喷嚏的白天鹅。

  更悲惨的是,波特王国周围的其他国家都只有公主,唯一的王子,是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布雷斯·扎比尼。

  虽然哈利很不幸被变成让他过敏的天鹅,但是从小听着童话故事长大的他还是有着一个梦想,和自己真正喜欢在意的人结婚。

  仙女教母赫敏叹了口气,摸上哈利的头发:“可是 遇见一个喜欢你你也喜欢他的人,太难了啊我的小哈利。”

  

  “噢,看看这是谁,我们可怜的小哈利。”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想起,哈利感到一阵头疼,果然,回过头就看到德拉科抱着手臂斜靠在树干上,脸上挂着令他讨厌的微笑。

  “马尔福你就不能从我面前消失几天吗?”

  哈利瞪了他一眼。

  德拉科·马尔福,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小恶棍,是一只黑天鹅,不同的是他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什么时候变回人形——他告诉哈利他是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的一只黑天鹅精,唯一的乐趣就是找哈利的茬并取笑他。尽管他有着一副令哈利心动的模样和标准王子人设的金发以及哈利私下告诉赫敏的“令人忍不住沉沦其中”的灰蓝色眼睛,哈利还是觉得他讨厌极了。

  “恐怕不能,愚蠢的破特。与其在这和我斗嘴不如好好想想怎样才能让你的扎比尼王子看见你并且娶你回去做王后,否则你就要永远和这堆鹅毛相伴。”德拉科说,他的语气中带着哈利听不懂的情绪。

  “闭嘴马尔福。”哈利懊恼地拉扯自己的头发,“该死,我怎么知道扎比尼喜欢什么样子的?”

  “总之肯定不是你这样的,因为我看过他身边的伴侣个个都是有着大胸长腿的辣妹”德拉科挑了挑眉。

  “闭嘴,马尔福。”哈利简直想朝他扔石子,“生成男孩又不是我的错。”

  “噢算了吧破特,就算是女孩他也不一定看上你。顺便,我还有事情要做,就勉为其难祝你好运。”德拉科摆摆手,变成一只黑天鹅飞走了。

  哈利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小声说:“如果他也是一位王子就好了。”

  赫敏:“???”

  

  黄昏,白昼与黑夜交接时分。

  银河像一大碗凉水把星星冲开,月亮已经升上来了,它躺在树影里,溺死在湖水中,又被鱼群托住。

  哈利坐在湖边伸展腰肢,背上的肩胛骨绷紧了,随时要长出翅膀飞走似的,他迎着月光扬起头,面孔像一株渴水的天竺葵。

  “敏。”哈利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赫敏,“你确定他今晚会经过这里吗?”

  赫敏理了理身上繁重的袍子,该死的她总会踩到衣角:“根据我放的路障来说,是的。”

  哈利长吁一口气,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待嫁的忐忑不安的新娘——如果忽略掉那个金发小混蛋总会不适宜出现在他脑海里的话。

  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赫敏抬头望向漆黑的森林,她俯身在哈利额上落下一个吻:“仙女教母带着祝福的吻会让你找到真正的意中人。祝你好运,哈利。”

  哈利望着消失在黑夜里的那个光点,做了一次深呼吸。

  ——然后。

  “亲爱的王子,你是迷路了吗?”

  “…操。”扎比尼手上牵着缰绳,冷不防撞见一个人影,没忍住骂了声,“你从哪冒出来的?”

  没教养的王子,居然还会骂脏话。哈利在心里鄙夷一番,面上还是带着和善的微笑:“我是一位王子,叫哈利·波特,很不幸中了巫师的诅咒,被变成一只白天鹅,只有夜幕降临才能变成人形,所以你才能看见我。”

  “真是个可怜的人。”扎比尼翻身下马,凑近了哈利,借着月光他才看清眼前这个人,之后他忍不住惊叹,世上居然还有如此漂亮的人。

  哈利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主动退后一步拉开距离:“如果明天以后还没有一位真正的王子爱上我并愿意迎娶我的话,我就会永远变成天鹅了。”

  “噢可怜的小人儿,我当然愿意迎娶你做扎比尼王国的王后。”

  扎比尼夸张地以手抚胸承诺道:“因为你是如此美丽,我向来对美丽的人都心存爱意。”

  ——得了吧,明明是见色起意。哈利偷偷翻了个白眼。但是他还是装作感动的模样从眼眶中挤出几滴眼泪:“真是太好了亲爱的王子,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呢?”

  “明晚,我会告诉所有人,我将迎娶你,在扎比尼王国的王宫中。”

  扎比尼再次骑上马背,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朝哈利做了个飞吻:“我会在那里等你,美丽的王子。”

  哈利微笑着,目送扎比尼消失在夜色中。

  扎比尼走后,他在湖边坐下,习惯性望向西边那株大树——今晚德拉科没有来。

  他抬手抚向之前赫敏亲吻过的地方,慢慢攥紧衣角。

  如果仙女教母的吻真的能让人拥有意中人的话,为什么我还会这么难过?

  

  哈利如约来到了扎比尼王宫。

  王宫此刻处在灯火辉煌中,没人会注意到多了个到访者。

  他穿过舞蹈的人群走到最深处,他看见扎比尼牵着一个黑色短发姑娘的手,把闪耀的婚戒套向她的无名指,他听见扎比尼深情款款地宣布:“我将迎娶潘西·帕金森公主为妻,并承诺将永远爱她,守护她,直到死亡。”

  我靠???

  哈利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等等…!”他用力拨开人群走向舞台中央,仰头对始乱终弃的扎比尼怒目而视,“你他妈昨天还说要娶我!”

  好吧,我们的哈利小王子实在是太愤怒,已经顾不上教养问题了。

  人群一阵骚乱,什么?扎比尼王子居然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扎比尼的眼光也太不好了吧明显这个愤怒的小男孩要比那位公主漂亮多了。难道扎比尼王国将要拥有两位王后吗?

  哈利站在人群中央,愤怒和不可名状的委屈让他眼角泛红,他的胸膛不断起伏着,对扎比尼怒目而视。

  手上还戴着戒指的潘西直接上手往扎比尼脸上扇了一巴掌,骂人的词语不断从牙缝里蹦出,像要把他杀了似的:“操你,扎比尼,居然敢骗我?”

  “不亲爱的潘西,你听我解释,我绝对只爱你一个!”扎比尼伸出手,眉毛皱成一团想要拥抱她,但立马被推到一边,“我为了你都已经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从我的王宫中遣散了!”

  潘西一跺脚,提起裙摆风风火火地拨开人群打算离开。

  扎比尼刚想追上去,又回头看向哈利,犹豫半晌开口道:“我很抱歉,哈利,可是我昨晚刚离开你我就遇见了潘西,看见她的那一瞬间我才明白,她就是我的灵魂伴侣。”

  见证了这一场闹剧的人们更加激动了,纷纷讨论这个看上去如此漂亮的男孩到底是谁。

  直到一缕阳光划破天际。

  人们惊讶地看到哈利的手上开始泛起一阵阵疙瘩,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从他的毛孔中破张而出——男孩张大了嘴,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他的四肢渐渐长满白色的羽毛,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完全变成一只天鹅。

  “啊——”

  不知道谁发出一声尖叫,人群开始四散奔逃,杯子被打翻在地,女士们的鞋跟在地板上踏出纷乱的交响曲,王宫中充满恐慌的尖叫声:“他是个怪物!”

  扎比尼避开混乱的人们,哀伤爬上他的眼睛:“我真的很抱歉……哈利。”

  可是歉意不是爱,他甚至不愿碰哈利一下,下一秒哈利就看着他喊着潘西的名字冲了出去。

  “哈利!”赫敏在一片狼藉中出现在哈利身边,她的眼睛溢满泪水,嘴唇不住颤抖着,她举着魔法棒一次又一次往哈利身上施咒——可是她无能为力。

  哈利的腿已经完全变成鸟类的模样,他的手臂也变成两只翅膀,他的脖子爬满了羽毛,他的眼中却分外平静。

  ……德拉科,早安。

  他在心底默念,闭上了眼睛。

  如果我终将变成没有人性的野兽,我希望我还能记住你。

  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你,那么我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END?

  

  

  

  

  


  

  当然不。

  哈利听见窗户破碎的声音,有谁冲了进来,那个人推开所有骚动的人,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

  他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德拉科熟悉的灰眼睛。那双眼中饱含热泪,像盛满了破碎的宝石。

  上帝啊,我应该告诉他,我很喜欢他的眼睛,就像喜欢他的人一样。

  哈利想,但是他现在已经快完全变成天鹅了,似乎只剩下头部和身躯还勉强维持着人类的模样。

  下一秒,他看见德拉科身后长出一双巨大的黑翅膀,它是如此巨大,大到足够将他们两个人围在其中。

  他感觉到德拉科捧住他的脸,唇上传来一阵湿润的触感,他还尝到了一丝咸咸的味道。

  接着德拉科在他耳边说:“哈利,我爱你。我,德拉科·马尔福,马尔福公国的王子,宣布我自愿娶哈利·波特为后,我会永远爱他,死亡都不能将我们分离。”

  哈利感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喷薄而出,他紧紧拥抱着德拉科,他们身上发出阵阵光芒。他感觉到身子轻飘飘的,那些鸟类的羽毛从他身上尽数脱落,他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变回人类的模样。

  哈利惊喜地笑出声,抬头看见德拉科有些凌乱的金发,当即踮起脚吻上他的唇。

  “我也爱你。”

  他说。

  

  

  Before.

  “你有什么毛病?德拉科?”

  扎比尼把一粒葡萄扔入嘴里,皱眉看着眼前的金发男子:“你喜欢他为什么不直接上去求娶他,非要找什么黑魔法把自己也变成一只天鹅。顺便一提,你身上长满毛的样子真是丑爆了。”

  “闭上你的嘴,扎比尼。”德拉科顺手把葡萄砸向扎比尼的脸,“我们要日久生情,懂不懂。”

  “好吧,好吧,尊贵的德拉科王子,那么你为什么不直接以王子的身份上去和他相处?拉我垫底很好玩吗,如果被潘西知道我会死的。”

  德拉科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声:“马尔福公国离波特王国太远了,我担心波特国王和王后不忍心他们心爱的独子远嫁。”

  他抬头望向天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而且,如果没有一个路人甲上去搅和一下,迟钝的波特是不会意识到他也喜欢我的。”

  

  

  END.

稍微改了一下前面的一些细节。

沙雕au就不要纠结文笔好不好了,看个乐呵。

没想到我居然还写了4k字。

  

  

  

  

  

  

  

  

  

  

  

  

  

  

  

  

  

  

  

  

 

【德哈】黑天鹅 上

· 简介:不正经的天鹅湖童话au

————

  “亲爱的哈利,如果你再得不到王子的亲吻,你就会永远变成一只天鹅了。”

  夜晚,哈利刚从一只天鹅变回人形,他的脖子上甚至还留有几根雪白的羽毛——“阿嚏——”他大声打了个喷嚏,随后再自然不过地用手揩了揩鼻子。

  “天呐——那我是不是要永远对着自己打喷嚏?”

  哈利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仙女教母赫敏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真正的公主是不会直接用手擦鼻涕的。”

  “当然,所以很明显,我是一位王子。”哈利满不在乎。

  “哦得了吧哈利,布雷斯王子是不会喜欢一个邋里邋遢的伴侣的,所以你得好好想想怎么改正自己这些不良习惯。”赫敏很没有仙女教母形象地对他翻了个白眼。

  “见鬼——我是说,上帝啊,教母你肯定没见过扎比尼衣衫不整地从有四五个姑娘的房里出来的场景,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我可不想嫁给他!”

  “可是哈利,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接下来三天内他还没有爱上你,你就完了。”赫敏看着他痛心疾首。

  ……

  让我们回到十八年前,波特王国的王后生下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有着国王一样乌黑如锦缎的头发和王后一样迷人的祖母绿色的眼睛,他笑起来连日月星辰都为之逊色,国王和王后为他取名叫“哈利·波特”。

  然而,在小王子成年那天,邪恶的巫师里德尔因为嫉妒小王子的美貌,用一个恶毒的诅咒把小王子变成一只天鹅,只有夜晚才能变回人形,并且宣布如果两个月后,还没有一位真正的王子爱上并迎娶他,他就会永远变成天鹅。

  悲惨的是,我们的哈利王子对鹅毛过敏,所以,我们可以在白天看到一只一直打着喷嚏的白天鹅。

  更悲惨的是,波特王国周围的其他国家都只有公主,唯一的王子,是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布雷斯·扎比尼。

  虽然哈利很不幸被变成让他过敏的天鹅,但是他还是有着一个梦想,和自己真正喜欢在意的人结婚。

  仙女教母赫敏对此表示“孩子还是没经过生活的历练”。

  

  “噢,看看这是谁,我们可怜的小哈利。”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想起,哈利感到一阵头疼,果然,回过头就看到德拉科抱着手臂斜靠在树干上,脸上挂着令他讨厌的微笑。

  “马尔福你就不能从我面前消失几天吗?”

  哈利瞪了他一眼。

  德拉科·马尔福,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小恶棍,白天是一只黑天鹅——他告诉哈利他是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的一只黑天鹅精,唯一的乐趣就是找哈利的茬并取笑他。尽管他有着一副令哈利心动的模样和标准王子人设的金发以及哈利私下告诉赫敏的“令人忍不住沉沦其中”的灰蓝色眼睛,哈利还是觉得他讨厌极了。

  “恐怕不能,愚蠢的破特。与其在这和我斗嘴不如好好想想怎样才能让你的扎比尼王子看见你并且娶你回去做王后,否则你就要永远和这堆鹅毛相伴。”德拉科说,他的语气中带着哈利听不懂的情绪。

  “闭嘴马尔福。”哈利懊恼地拉扯自己的头发,“该死,我怎么知道扎比尼喜欢什么样子的?”

  “他喜欢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喜欢……”德拉科喃喃道。

  “什么?”

  “没什么,破特,祝你好运。”德拉科摆摆手,变成一只黑天鹅飞走了。

  哈利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小声说:“如果他也是一位王子就好了。”

  赫敏:“???”

  

  tbc.

所以为什么这个沙雕au还会有下?

  

#为什么安妮被毒液附身后要亲吻埃迪#
#毒液附身埃迪的方式不太一样#

破案了

*置顶

你好,我是陆寒塘,嫌麻烦的叫含糖也成。

杂食杂圈还懒,慎关。道系。爱看看不看滚别打扰我飞升。脾气一般,不主动骂人。ky退散。

所有在文章开头标注了高亮预警的文不接受任何关于设定的批评,也别问我明明只是自己意淫产物凭什么还打tag,一句话,我乐意,关你屁事,滚。

脑洞一堆,懒癌晚期,填不填看心情。

目前混迹欧美。

目前主要磕cp——

MCU:贱虫,二代虫绿

HP:德哈

TSN:EM

XCU:狼队,EC

全职高手:昊翔

王者荣耀:白昭

雷点虫铁虫(天雷,请不要在我面前提起玩梗适度谢谢),周翔叶翔,信白(天雷加一)。

别的对家cp无感觉,不ky就行。

励志撒糖,偶尔发刀,别催更。

OVER。